凌卿抬手看了一眼表,面无表情道:“大姐,你已经换了5套衣服。这风格也太朴素了吧?”
    被嫌弃的某人慢悠悠放下手中的纯白碎花中袖纱裙,转过身来,背后的穿衣镜映出了她婀娜纤细的背影,如雪的肌肤衬得蝴蝶骨越发精致小巧,引人无限遐想。
    “我还嫌料少呢。”愫细小声嘀咕道。
    “听我的,那条红色连衣裙。难得变换风格,说不定能发现不一样的自己。”
    凌卿打量着那条可怜兮兮被压在衣柜最底层的红色连衣裙,只露出一角。印象里,不久前一次汇报演出的时候,这条红裙才贴着愫细玲珑曲折的腰线显山露水,随即匆匆谢幕了,此后几乎是看不到这抹红色。不免有些可惜。
    愫细不安的拢了拢轻纱外衫,这种小露香肩,v领设计的的连衣裙让她有些不自在。
    此刻站在酒店门口,玻璃影影绰绰,依稀辩认映出的自己身上娇艳欲滴的那一抹鲜红。
    以往扎高清爽的马尾散开,微卷的长发飘逸,散落在如雪的颈间。柔软轻滑的裙身紧贴盈盈腰线,勾勒的纤腰一握撩人之至。随着步伐的轻轻摆动,那裙边犹如湖水般徐徐散开,微显出一双笔直雪白,肤若凝脂的美腿,让人眼前一亮。
    凌卿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,说:“你别害羞嘛,放开点。”
    呵呵,人家只是不习惯而已啦。愫细迈开步子,果断往里走去。
    餐桌上,觥筹交错,推杯换盏之间,时间悄悄流逝。
    耳旁是聒噪的凌卿叽叽喳喳的声音,一顿饭下来她几乎是没怎么动筷,和几位学长学姐正聊得火热。
    愫细实在插不进嘴,默默低着头,认真吃起碗里的菜来。
    餐桌透明圆盘缓缓朝她的方向转去,一阵引人垂涎三尺的香味扑鼻而来,愫细本能的抬头,感受到的是熟悉的气息。
    红烧肉。
    她作势要抬手去夹肉,不料转盘却被人眼疾手快地转走了。
    可能是没注意到自己吧。
    唉,肉飞了。
    好心痛。
    还在为自己不翼而飞的肉黯然伤神的某人一顿,因为身边坐下一个人,余眼瞥见那人雪白摇曳的衣角。
    一道清润柔和的男音从身边传来:“学妹,你好。”